<em id="hzfnz"><span id="hzfnz"><th id="hzfnz"></th></span></em>


<address id="hzfnz"></address>

<address id="hzfnz"></address>

<form id="hzfnz"></form>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

    國泰君安:為何當前“經濟弱、用電強”

    高技術制造、三產與居民構成當前用電支撐。向后看,電力需求年內仍有韌性。但當前限電可能會對電力消費帶來短期擾動,除了雙控目標約束外,電力供需缺口彌合恰恰也是背后隱含因素。若冷冬來臨,我們預判12月電力缺口大概率仍然大于7月,這可能導致的結果是電價上漲或限電進一步加強。

    高技術制造、三產與居民構成當前用電支撐。向后看,電力需求年內仍有韌性。但當前限電可能會對電力消費帶來短期擾動,除了雙控目標約束外,電力供需缺口彌合恰恰也是背后隱含因素。若冷冬來臨,我們預判12月電力缺口大概率仍然大于7月,這可能導致的結果是電價上漲或限電進一步加強。

    “經濟弱、用電強”以及8月用電大幅下行都存在一定的短期擾動:

    高溫天氣和基數效應對2021年用電增速存在短期擾動。第一,以2020年為參考的用電增速實際上包含了高溫擾動;第二,疫情影響了2020全年用電節奏,導致2021年用電走勢存在基數效應;在工業增加值逐步下行的背景下,2021年的用電數據依然具有韌性。上半年工業生產與用電不存在明顯背離,表現相對較好。剔除高溫和基數效應,兩年平均增速維持在7~8%的增速中樞;8月的用電增速主受溫度和疫情所致的基數效應擾動,即便在限電進行的情況下,實際增速可能較7月依然差異不大,需求較強。

    排除短期擾動因素,當前電力需求的韌性源自何處?

    二產用電雖然隨工增緩步回落,但高技術制造業是核心支撐。此外,三產和居民用電貢獻構成了當前經濟下行之中電力需求邊際的支撐點;新能源車、5G基站滲透率提升帶動三產用電高增。三產用電年初以來,一直維持在6~14%的高增速區間,7月累計同比達到了10.5%,由于三產用電占比相對較高(16.1%),其中核心是新能源車、5G基站等新興行業的發展帶動服務業用電高增(貢獻三產用電增速的3.6%);低電價疊加疫后居民生活方式變化,居民用電邊際貢獻逐步提升。居民用電增速從年初的2.6%大幅提升至7月的16.2%。一方面受疫后居民生活方式變遷以及消費升級的支撐,另一方面在近幾年電價持續下降的背景下,居民用電增速中樞維持在高位。

    經濟下行背景之中,電力需求韌性可否持續?

    年內第二個緊張時點位于12月,冷冬背景下供需矛盾將加劇。2021年12月電力需求有望超8000億千瓦時,如果冷冬落地,那么將比7月的電力供需缺口更加嚴峻;三產和居民用電支撐下,全年用電增速依然有韌性。排除氣溫因素,2021年我國電力需求依然具備較強韌性,我們預計全年增速中樞維持在6.8%(兩年平均);需要重點注意的是,9月份多數省份再次出臺大規模的限電政策,大概率會對用電量再次帶來影響,這一方面是由于能耗“雙控”的約束,同時我們認為隱含的原因也與年內電力供需缺口不斷提升相關。為避免冬季再次出現大規模的電荒,彌合電力供需是當務之急,這對于電力需求的近月走勢會存在一定擾動,但整體來說,冷冬之中的電力供需依然是再次趨緊的方向。

    下一篇:華泰證券:如何看待“房”風險
    大庄家彩票